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真武山公墓 > 真武山殡葬

成都龙泉老人肖太发的守碑人生:北周文王碑

2019-08-15 09:50:52
成都龙泉山,汽车顺着山路,呼啸而过,如果到了周末,山路上更是车流如织。山野、桃花、茶舍……即使很多人多次上山,也不知道这上面藏着一块巨石。当地人称“天落石”,落石之上,有一块刻于北周孝闵帝元年的碑文,距今已经一千四百多年。

南北朝时期,北周文王宇文泰平定巴蜀,一名驻守四川的大将强独乐为了歌颂北周文王功绩,刻碑记录了一段南北朝历史。此碑在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专家认为,北周文王碑是长江流域迄今发现最早、保存最为完好的南北朝碑刻,为研究北魏、西魏、北周的史地、职官及书法提供了珍贵资料,碑文中反映的历史重大事件较为突出,其中不少细节也是对历史典籍的一种补充和佐证。

 

4月的龙泉山山泉镇,桃花落后,满目都是嫩绿景色,通往山顶的路上有一条小路,仅容一车通行,往上不到一公里,就可以看到一座寺庙,当地人称大佛寺。

 

4月11日,大佛寺正在进行翻修,从去年年底开始,工匠就对这座古寺进行修缮,这座木结构建筑,重修于清光绪十七年,不过,由于年久失修,在去年的暴雨之后,这座建筑再也坚持不住了。

 

工匠们都是专门修古建的团队,就连墙砖也是特制,一块50斤,足足拉来了几车。“这个地方还是有看头的,里面有很多碑刻。”经常和这些古建打交道,老李在到这干活前,就好好了解了一下这里的历史,“佛像背后的北周文王碑就是这里的‘镇寺之宝’”。

当天下午,一群老人也来到寺庙,其中一些人表示,自己就住在龙泉,也不知道这山上有个古寺。随后,他们进去转悠了一下就出来了,可能很少有人能够读懂碑文的价值。

进入古寺,正殿保存有一尊唐代凿刻的弥勒造像,大佛为坐像,双手放于膝,风格与乐山大佛如出一辙。根据史料记载,龙泉山脉及其附近大量雕凿弥勒造像,这或许与武则天宣传自己为弥勒佛转世有关,使得这些造像一度盛行。

弥勒佛像背后,就是一块巨石,这块石头被当地人称为天落石,顾名思义,就是一块天上飞来的石头,因为四周都没有大石头,因此显得格外突兀。

远观巨石,仿佛倾覆的船头,一头翘起,一头沉到了泥土里。上面凿刻唐宋等时期的摩崖造像,而最著名的,就是这块巨石右下方的一块碑文。

根据资料记载,北周文王碑刻于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系当时北周将领为追谥北周文王宇文泰而立。石碑通高2.24米,宽1.25米。碑帽浮雕朱雀、四小佛像。碑额阳刻正书15行,每行4字,字径5.4厘米,文为:

“此周文王之碑。大周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军都县开国伯强独乐为文王建立佛道二尊像,树其碑。元年岁次丁丑造。”

碑文阴刻正书40行,每行34字,全文1400余字,均刻于正方格内,大部分字迹风貌犹存。碑身下左右角浅刻两佛像。此碑与其右侧为文王建立的佛道造像一龛,距今已有1440多年的历史。

强独乐为何人?史书上鲜有记载,但从碑文中可以看出,强独乐官至车骑大将军,级别是军都县开国伯。

原本他只是一介布衣,都是因为宇文泰推行了一套选拔人才的机制,才让他有机会能够施展抱负。强独乐后来驻守武康郡,也就是今天的简阳一带,路过龙泉山,看到这里风景优美,加上山腰还有一块巨大的红砂岩,于是就在天落石上记载宇文泰功绩,为他建造了祠庙。

不过,有专家认为,在此刻石缅怀,并非风景优美,龙泉驿是蜀国到巴国的必经之路,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是成都的东大门。据《华阳国志》记载,公元前280年前后,秦国为进一步夺取巴国和进攻楚国,蜀郡守派蜀人和军队修建了从成都经龙泉驿至巴国境内的蜀道,作为军队征战和运送粮草的战略大通道,蜀巴古道初步开通。

到了南北朝时期,西魏实际掌权人宇文泰派大将尉迟迥率12000多人伐蜀,连克剑阁、漳州等地,一路所向披靡。当年八月,魏军进攻益州(成都),益州刺史开城投降。从此,成都及巴蜀地区归于西魏统治,“蜀巴大道”恢复畅通。

在此刻碑,一方面是因为东大路所在的蜀巴古道因北周文王的强势入蜀而重新开通,有纪念之意义。另一方面,东大路古驿道当时非常繁华,来往的达官贵人众多,强独乐选择在这样一个地方为宇文泰刊刻碑文,是想更好地宣扬宇文泰,而且选择石刻的方式为宇文泰歌功颂德,更利于保存,影响也更深远。

还原成都历史

长江流域罕见的南北朝碑刻

根据史料记载,宇文泰为鲜卑族人,他是西魏的实际掌权者,也是北周政权的奠基者。宇文泰掌权期间,对内团结各方,澄清吏治,创府兵制;对外立足关陇,争战东魏,攻陷南梁,奠定了其身后关陇政权一统天下及隋唐王朝强盛的基础。特别是他在用人制度上,唯贤是举,不限资历,只要德才兼备,哪怕出身微贱,亦可居卿相,他的选官思想体现了打破门第传统的新精神,使西魏吏治较为清明,也为大批汉族士人进入西魏政权开辟了道路。

“夫功烈当时而显扬千载者,非竹帛无以褒其训;非金石无以铭其德。是以汉颂李氏于荫岑,前魏书邓艾于绵竹,姬姜受齐鲁之封,晋宋垂拱而取天位者,皆犹立身有滔天之功,平暴理乱,存济苍生故耳。而我文王,处身成长,值国艰难……赫赫文王,才高少昌。扫除四凶,建节秦阳。总押百万,其锋难当。仪同督将,智济三刚。”

在碑文中,回忆了宇文泰成长时的环境,当时正值北魏末年政治衰乱、佛教泛滥、民不聊生的社会大动荡之时,这一时期爆发的六镇、河北和关陇三次大起义,都与宇文泰后来的崛起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随后又讲述了宇文泰入主关陇的事迹,称颂他表现出的胆识和气度。

据专家介绍,北周文王碑是长江流域迄今发现最早、保存最为完好的南北朝碑刻,宇文泰作为我国南北朝时促进黄河流域民族大融合的杰出人物,碑刻中有关他的记述,很多细节都是对当时那段历史的补充。

此外,北周文王碑最重要的贡献是其碑刻艺术在汉字的里程碑意义。汉字在两汉形成隶书的基础之上,至南北朝时已开始向楷书和行书方向发展,周文王碑证明那时的汉字字体在取代了魏碑体后,已经完成了成熟的楷书字形,其字体亦隶亦楷,粗朴率真,别具装饰之美。

石碑历经千年,得以留存于世,多亏那些守碑人,肖太发就是这样一位守碑人。今年已经75岁,他很清楚,今年的8月23日,就是他守护石碑的第51个年头。1968年,他到镇上参加了一个紧急会议,参会的只有他一个人,接到的任务也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石碑。

 

“以前从小生活在附近,并不知道它有文物价值。”他一路跑到古寺门口,从家中拿来被褥,在石碑下一住就是大半年。后来,他开始义务护卫石碑,直到1986年才有了一些报酬。1985年,一名高中生逃课跑到石碑上玩耍,被肖太发找出来送到派出所。每天早上起床,他都要围着石碑附近巡视一圈;晚饭后,他还要拿着电筒继续巡视,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他家就在寺庙外,一处低矮的砖瓦房,门口有一条大狗。最近几年,知晓这里的人开始多起来,周末的时候会有几十个人来参观,“我都会提醒他们不要触碰石碑,以免对这些文物造成伤害。”他告诉红星新闻,有一些年轻人觉得这些碑没有看头,如果有人想知道石碑的故事,他非常愿意担任讲解。

 

石碑还要守多久?临别时,肖太发回答很干脆:“我会一直守下去,直到守不动的那一天”。